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我找到了那个“冰花男孩”。

发布时间:2018-01-15 12:13

图文|歪先森

 

 

 

9号的时候,一个“冰花男孩”在朋友圈及各大社交平台被刷屏,刚开始我是真没有特别去关注的,后来各种详细的信息吹进我耳朵里,“昭通”、“转山包”这些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眼,因为我就是个昭通人。昭通是云贵川的交界,地处云贵高原,被称作“锁钥南滇,咽喉西蜀”。这里也是云南的“东北”,看到“东北”两个字,这里也确实是很冷的,云南每年的冬天,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去往转山包小学的路上)

 

(距离转山包小学附近的一个小湖,湖面已结冰,还偶遇黑顶鶴)

 

我对家乡的情感,就如大家的一样,那些成长记忆里的山与水,雪与冰,都美好如初,可那种“美好”的背后还有被我们忽视的东西。

 

那时候,各村子都没有六年级,必须到中心校才能上,我们整个班都住校,没有床,打地铺,凹凸不平的泥巴地面,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土墙房间里,现在想起来才会觉得透心骨的“冷”,可那时候不会,作家莫泊桑曾写过: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们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那些离学校特别远的,下午放学后要走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家吃饭,然后再把剩的饭菜装进玻璃瓶里(老干妈那种玻璃瓶),然后带到学校当第二天的中午饭,不管夏天还是冬天,都是吃冷的,没地方加热,夏天的时候饭菜到了第二天会馊,而冬天的时候可能吃到肚子里都还能感觉都饭菜的冰冷。

我本以为这些我经历过的看到过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可是当我敲打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所有的画面在脑子里闪现,开裂的手脚、单薄的衣衫、崎岖的山路,冰冷的床被,还有强大到可以掩盖一切的笑容。

 

 

 

那些离家很远的同学,小学毕业后就不再继续上学,而我也离开家开始了我的长达11年的求学生涯,很大一部分至今我再没见过他们。

 

 

话说回来,就是因为想起了那么多,所以我才决定去找一找那个“冰花男孩”,其实特别不愿意这样称呼他,他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王福满”,他还有个姐姐叫“王福美”,美满的意思。而真正的“冰花男孩”也不代表他一个人,应该是一群人,一类人,他们应该被称作冬天里最美的“冰花孩子”。

 

 

(给孩子们发放暖冬衣服)

 

(我没有问那只手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知道前几天会有太多爱心人或者媒体会来到这里,所以我特意避开那几天高峰期,因为我真正想看望的是那些热度过后所有的“冰花孩子”。真希望他们能慢慢忘记这些热度,忘记世间还有“网红”这个词,然后怀抱大家给予的温暖继续长大。

 

 

(陪“冰花孩子”们走回家的路,右一是我侄女儿,我特意把她带去)

 

(就是这个背影,勾起了我太多回忆)

 

然而此次我是代表“世界茶饮”而来,因为不想通过什么基金会,其实受了很多阻碍,想办法联系到了付校长,给“冰花孩子”们带了暖冬的衣服鞋子和微不足道的红包。

 

然后和他们走了一段回家的路,因为语言相通的关系,他们家长给我讲了很多,比如好几个地方现在都还没有通电,比如还有比王福满离学校更远的孩子,要走三个小时才能到学校,不管再小,没有家长陪同,会结伴而行。

 

我和孩子们聊了很多,我告诉他们,这么多关心你们的叔叔阿姨来绝对不是因为可怜你们,而是想让你们知道,这个世界可以给予你们身心的温暖,但是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需要自己去努力,然后也要把温暖带给那些需要的人,最后鼓励他们,就像我鼓励你们一样。

 

 

很喜欢一句话,“天赋决定了你能达到的上限,努力程度决定了你能达到的下限,但很多人努力程度之低远远没有达到要去拼天赋的地步”

 

但是,调换一下也很贴切。

 

“努力决定了你能达到的上限,天赋决定了你能达到的下限,但很多人天赋之低远远没有资格去拼努力程度”

 

这一切不能怪人、社会、国家,所谓命运的不可抗拒性就源于此。马克思曾指出,搬运工和哲学家之间的原始差别要比家犬和猎犬之间的差别小得多,他们之间的鸿沟是分工造成的。但是也要看到,分工有很大程度上又是由原始差别造成的---我相信搬运工的孩子成为搬运工的可能性比哲学家的孩子成为搬运工的可能性大得多。更不用说很多人生来就是折磨与死亡甚至没有选择的权力,而另一些人生来就是继承与荣耀。

 

仔细想想,你之所以成为你,并不是仅仅因为你。人们总是在既定的条件下作出选择,这种由条件不同造成的结果不同,就被称之为“命运”。

 

人类与各种不平等的对抗已经很久了,实现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仍然缥缈无依,只能无限趋近,而永远无法达到。

 

 

我离开的时候,

有个小朋友们说:你和其他来看我们的人不一样

我说:有什么不一样?

小朋友:他们不会和我们说那么多。

我:那我说的你们记住了吗?

小朋友:记住了,我们该怎么叫你呢?

我:叫我歪叔叔吧。

小朋友们:再见,歪叔叔。

 

愿世间所有的孩子,

都能快乐长大,

和贫富无关,

和成长环境无关,

像“世界茶饮”新年杯一样,

做一个发光发热的太阳,温暖他人,温暖自己。

 

Copyright © 2018 星超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沪ICP备12042498号-8